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商业资讯 » 创业学院 » 正文

眼看对手身价过百亿 他却沦落到为水电费而发愁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1-04  来源:龙华富士康  作者:咕噜网  浏览次数:296

2010年,对于31岁的王兴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之前,他是一个电脑极客,怀揣改变世界的理想,而那之后的王兴则开始努力学习商业管理规则。等到深刻地认识到理想必须与具体商业结合在一起之后,他开始了随后的商业征程。

从极客、产品经理到优秀的CEO,他10年时间完成了巨大的蜕变。创立校内网、饭否网、美团网,管理3万多人,打造1000亿的帝国,成为我国当之无愧的“O2O之王”,他就是美团点评的创始人王兴。

有人评价王兴的创业路是用血泪铺成的。的确,他无数次勇立潮头,但是每一次都与成功失之交臂。即便成名后,王兴依旧与对手过招,他的对手囊括了国内最强大的互联网巨头、最明星的创业公司,而且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对手质疑它。

那么,王兴为什么能够累败累战,越斗越勇,最终创出估值过千亿,个人身价突破百亿的不俗业绩呢?

不做富二代,要做创一代

1979年出生的王兴是个典型的富二代,父亲在福建龙岩老家有一家年产200万吨的水泥厂,光投资就达到6个多亿。所以,王兴从小吃喝不愁,“随性”、“舒服”是他最大的标签。

不过,王兴对吃渴玩乐不感兴趣,而是一门心思琢磨新东西。很快,电脑进入他的视野。由于家庭富裕,王兴1995年成为龙岩第一批拥有电脑的人,在小县城里就能看到美国最新的NBA新闻。

这一年,丁磊在宁波搭建了自己的BBS;马化腾在深圳创办了PonySoft站台;马云在杭州开设海博电脑服务社;张朝阳则头顶麻省理工的博士帽返回了中国。

正因为聪明绝顶,学习不用怎么努力就能考第一,所以1997年,王兴从龙岩一中直接保送清华电子工程系,2001年又赴美国攻读特拉华大学的计算机博士。

接下来的路子就是留校做学问,娶妻生子,然后在美国过安逸的中产阶级生活。不过,王兴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亚马逊等IT巨头上。

等他琢磨明白可以模仿硅谷商业模式,在中美之间打个时间差时,王兴兴奋了,博士也不读了,直接杀回北京,“走过,路过,不能错过!”

模仿,模仿,再模仿

第一次对标是Facebook。2005年12月,王兴在水木清华看到了一篇有关社交网站的文章后,他怦然一动,“那不正是Facebook的模式吗?”

于是,王兴拉着大学同学王慧文以及中学同学赖斌强,三个人照猫画虎,一个星期后的12月8日搞出个网站,起名校内网。

你想啊,那么多失散多年的老同学突然出现在校友网的平台上,大伙还不疯了?所以校内网很快就收获了10万用户,一年之后,注册客户突破100万。

遗憾的是,校内网看起来热闹,却一直找不到盈利模式,所以与红杉等多家投资机构均失之交臂。

到了最后,王兴已经无力支付几十万的宽带费用与水电费,万般无奈,他只好将校内网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千橡互动的陈一舟。

没有想到,陈一舟是个福将。自从他把校内网改为人人网推向社会以后,人人网一下子就成了社交网络的香饽饽,不仅成功融到软银的3.4亿美元,更于2011年5月5日登陆纽交所,陈一舟的身价也暴涨到130亿。

第二次对标是Twitter。痛失了校园网,王兴没有气垒,他很快卷土重来。由于产品界面更加简洁,互动更加方便,所以饭否一经上线立刻引起北上广深年轻人的追捧,短短2个月用户就突破10万,2年后的2009年12月,饭否用户已经激增至100万。

一时间,饭否成为IT大神扎堆的地方,王兴更是一天要在饭否上发七八条信息,工作、美食、旅游等内容都有。

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开发微信之前不仅在龙泉寺静修,也在“饭否”上静修,并匿名发表了2359条饭否日记,其中不乏“哥做的不是产品,哥做的是发挥潜力的自由”等短小日记。

因为有之前校内网的教训,王兴给“饭否”确定了一整套清晰的盈利模式,而且2007年6月2日,惠普第一个成为首个企业付费用户。

然而,就在王兴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,却因为新疆七五事件戛然而止。

本来,饭否的网络、技术等等对于王兴来说只是小菜一碟,但上升到媒体高度,他就手忙脚乱了。后来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,王兴只好于2009年8月11日关闭饭否。

刚开始以为只是暂时关闭,没有想到一关就是遥遥无期。2009年年会聚餐时,王兴喝醉了,他大哭,100多人团队的人也跟着大哭。是啊,2年多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了!

直到505天的2010年11月25日,饭否才再次允许开通,但此时大势已去,不仅员工已经走掉90%,而且因为新浪微博异军突起,客户也流水了90%。从此,王兴再也没有心思更新版本,第二次创业就此凋零!

5年后,新浪微博在纳斯达克上市,市值30亿美元。

2010年,对于31岁的王兴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之前,他是一个电脑极客,怀揣改变世界的理想,而那之后的王兴则开始努力学习商业管理规则。等到深刻地认识到理想必须与具体商业结合在一起之后,他开始了随后的商业征程。

第三次对标是Groupon。2010年3月4日,美团正式扬帆。此时,王兴也理性了很多,“宁肯慢点,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夯实。”他坚持靠业务员一家一家进店推广,而且每天只上一单,将所有的流量都导入一个商家。

但是,市场却疯了。

2010年6月,突然冒出5000多家团购网站,挖墙角,抢客户,疯狂进行市场推广和地面扩张。要钱给钱,要职位给职位,业务员哪里架不住如此诱惑,纷纷选择跳槽,而且一跳就带走一大波客户。

2011年春节过后,团购陷入极度癫狂,所有网站疯狂砸钱,地铁、公交、电梯到处是团购广告,广告战已经打到了100元获取一个用户的程度,所有玩家都把宝押在市场份额和新增用户上,“把别人击垮,自己就活了。”

王兴没疯。

他仍旧选择10元获得一个用户的线上广告方式,而且首开先河,推出“过期退款”。虽然三个月让美团少赚了1000万现金,但却赢得了更多的回头客,天平逐渐向美团倾斜。

就在美团获得了第二次5000万美元的融资时,王兴在网上高调晒了一下6192.2122万美元的账户余额,结果业务员再去跟商家谈合作的时候,商家马上签约,也意味着美团开始胜出。

等到2011年11月团购风口过去,风投资金撤出,各路牛鬼蛇神立马现出原形,“拉手网上市失败,24券资金链断裂。”手握重金的王兴趁机逆势扩张,一举将市场份额提高到40%。

“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,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。”王欣在饭否这样总结。

第四次对标的是亚马逊。2015年春天,各种负面消息甚嚣尘上, “美团华尔街路演融资空手而归,美团估值蒸发1/3”、“美团进入创业倦怠期”、“王兴的处境就像几年前的刘强东,但糟得多。”

也是,尽管2015年美团的交易规模达到1000亿,交易佣金却只有区区的20多亿。涨点广告费或者交易佣金?不可能,因为餐馆已经给美团八折的最低价,如果还要再扣十个点,餐馆马上造反!所以,逼得王兴不停去融资。

更主要的是,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王兴既要防止百度糯米搅局,更要直面来势汹汹的“饿了么”。2015年夏天,“饿了么”在阿里的支持下,开始残酷的外卖大战,导致美团单月亏损额扩大到6个亿。

难受的不只是王兴,还有张涛的大众点评。

于是,王兴决定学亚马逊,借助资本的力量壮大自己。2015年9月的第二周末,在香港维多利亚一个海景房,王兴请华兴资本包凡张罗一桌饭局,把大众点评的张涛叫到了一起。

到了凌晨三点,酒喝得差不多了,谈判也差不多了,最后凌晨4点达成了这桩估值超过150亿美元的交易。

裂变,裂变,再裂变

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美团合并后,放眼全球,王兴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对标公司,他不再满足于模仿,而是寻求裂变,寻找孤独求败的感觉。

第一个裂变是业务无所不及。有人说,美团对标的是美国的亚马逊。事实上,美团早已超出了亚马逊的商业模式,王兴已经将触角从餐饮、外卖、电影票、酒旅,伸向出行、共享经济和新零售等任何有想象空间的领域。可以说,新美大是饿了么+携程+滴滴+N的综合体。

第二个裂变是产品无孔不入。王兴的新目标是让大家吃得更好,活得更好。

事实上,王兴有两张王牌。一张是地推铁军,是一支招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即胜的队伍。一张是IT系统,强大的IT系统降低了每个订单的服务成本。

正是凭着这两张王牌,短短两年,外卖、餐饮平台和猫眼电影挤进行业前三,酒店旅游做到与携程平起平坐,。

但王兴不满足。2017年2月,他又瞄上了打车服务,直接叫板滴滴出行,“用户要消费外卖之外的生活服务,住酒店,吃饭、K歌、看电影等等,都与出行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”

一个半月后,美团在南京上线了打车服务。2017年12月1日,王兴正式调整了公司最新的组织架构,其中,多年的老同学,老朋友王慧文负责出行事业部。

第三个裂变是扶持一批狼一样的队友。美团的“对手”的体量都是大家伙,饿了么50亿-60亿美元,携程市值250亿美元,滴滴500亿美元。光靠王兴一个人当然打不败,但是他的身后有一帮“志同道合、想要改变世界的牛人,牛公司。”

在餐饮行业,王兴先后投资了食材电商平台“链农”、“美菜网”和“亚食联”,酒水电商平台“易酒批”,以及养殖服务商“未央”。

在酒店旅游方面,王兴并购旅游垂直搜索“酷讯旅游”、酒店业信息化服务商“别样红”、客栈信息化服务商“番茄来了”,以及机票直销平台“必去”。

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

王兴所投公司中,与美团大众有关的人占比很高。如“猩便利”来自前首席运营官吕广渝。美团前高管,老同学赖斌强想自己出去做一个“在线学习”项目,王兴二话不说,直接给钱,而且拉上王慧文一起投。

“水滴互助”来自前业务总监沈鹏。沈鹏从饭否起一直关注王兴,当年以实习生身份进入美团。后来他被糯米团挖墙角,王兴冒雨深夜长谈,沈鹏深受感动,拒绝了此后所有对手的邀约。

有人说王兴像刘备,落魄时一败涂地,但从未抛弃旧部,因此始终有人跟随。

的确,王兴对老同学、老朋友的感情看得非常重。2005年,王慧文和赖斌强抛下淘房网,投奔王兴,就因为王兴正直,所以王慧文说“我愿意”。

2007年,王兴做饭否,清华同学李黎军、王江等一起投了天使轮。后来饭否大败,王兴做了美团,李黎军等依旧继续投资。再后来,李黎军创办麦步科技,王江创办航班管家,王兴毫不犹豫把钱洒向清华校友,以报当年滴水之恩。

除了资金和资源,王兴给清华学弟学妹的战略帮助远超想象。PP租车创始人张丙军面对媒体时,说自己有三个优势,“一是市场足够大,二是比别人适合做这个领域,三是对社会有价值。”显然就出自王兴的教诲。

“传统行业创业好像登山,互联网创业好比冲浪。山总是在那里的,你准备好了就去登,永远有机会,登多高取决于实力。而浪是一个接着一个的,你只要踩上一个浪,保持住,它的高度就决定了你的高度。”

 
 
[ 商业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